全国服务热线
021-62685713

航裕资讯 tone information 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动态 > 空运资讯 >

美国航空巨头积极应战廉航价格战

2016-01-05

 此前美国大型航空企业曾对低成本航空等竞争对手表示不屑,如今却开始与它们展开正面对决,由此带来的大量更低价格的机票让乘客获益不少,但却给航空企业收入带来压力。

  因为燃料价格大幅下降,航空企业可以通过增加航班及座位赚到更多钱,超低成本的精神航空(Spirit Airlines)及边疆航空(Frontier Airlines)此前的迅速扩张之势得以延续。这两家美国低价航空企业提供打折机票,但会收取打印登机牌及分配座位等基本服务的费用。

  比如,自2012年以来,精神航空将其在芝加哥出发的座位数翻了一番,在达拉斯的座位数增加了27%。同时,老牌低成本航空西南航空在达拉斯大幅增加了载客量,达拉斯是该企业最大的枢纽机场之一,去年底,该企业在该机场不再受联邦规定的限制。

  这些趋势给按美国客运量排名前三名的航空企业——美国航空、美联航和达美航空带来了不少压力。

  过去几年,它们通常会避免与新出现的竞争者发生明显的价格冲突。不过现在,受燃料价格下跌的推动,这些航空企业也开始积极地展开反击。

  美国航空于12月底以131.2美金的低价开始出售于1月5日由达拉斯-沃思堡国际机场飞往佛罗里达州劳德尔堡,于1月14日返回的往返机票,而精神航空同样的航班最便宜的票价仅为116.18美金。

  精神航空出售的同一时段于芝加哥奥黑尔国际机场飞往纽约拉瓜迪亚机场的往返票仅87.19美金,而美国航空的票价为136.2美金,达美航空的票价为206.2美金。

  咨询企业Harrell Associates追踪了3家大型航空企业近300条主要的国内航线,该企业的咨询顾问Bob Harrell预计,相比起一年前,12月底最低的休闲游票价平均下降24%,从芝加哥、费城和达拉斯出发的票价分别下降54%、48%和40%。

  2015年大部分时候,整体的票价跌幅并不大,但也很明显。12月,一项有关北美航空企业的研究发现,与前年同期相比,2015年前10个月北美的经济舱票价下跌了5%。

  Expedia及负责旅行社与航空企业大部分机票交易清算的Airlines Reporting企业共同完成了这项研究。此次研究并没有包含西南航空,该企业称与一年前相比,其第三季度的单程票价平均下降4%。

  之所以会出现这些变化是因为今年大部分时候,大型航空企业均饱受政治家们及消费者群体的批评,后者指责前者利用产业整合后的联合市场力量使机票价格居高不下。

  不过,这些高管们则称,导致他们做出调整的是市场的动态,而不是大众的批评,因为他们越来越觉得有必要更加认真对待廉航越来越受欢迎的事实。

  美国航空总裁Scott Kirby称,与之前“漫无目的”的方式相比,现在他们应对廉航的方式“更加全面”。他说,占企业收入一半的美国乘客中,87%的人一年乘坐一次或者不乘飞机,他们很大程度上对价格是很敏感的,而且这个消费群体很庞大,不容忽视。

  Kirby 先生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说道:“从整体上说,大家在价格上是具有竞争力的,整个价格战就是一个演变的过程。”

  普华永道的交通咨询顾问Jonathan Kletzel称,提供全方位服务的航空企业“一直在争夺高端商务旅行者”,但他们“忽略”了不经常出行且对价格敏感的休闲游旅行者,所以“现在他们已经意识到需要遏制住低价竞争对手给他们造成的伤害。”

  机票价格战将在包括芝加哥奥黑尔国际机场在内的大型机场迅速升温。美联航的首席收入官Jim Compton称,最近美国航空开始下调其在奥黑尔机场的票价,以与西南航空从芝加哥米德韦机场起飞的票价持平。他说:“一旦大家主要的竞争对手这样做了,奥黑尔机场的大部分航班都将面临竞争。”

  2014年年底,一部限制西南航空从达拉斯爱田机场(Love Field)出发的直达航班数量的法律被撤销,该企业仅今年一年就将其从该机场起飞的座位数增加了46%。西南航空的高级副总裁Andrew Watterson称该企业“当然想重获”低成本航空企业的地位,但目前也受到了超低价航空企业的挑战。

  达美航空的首席收入官Glen Hauenstein称,该企业采取了外科手术式的应对办法,3年前该企业开始提供少数几条与廉航相重合的航线的“基础经济舱”票价,作为防范措施。到目前为止,近450条航线上都能买到这种票,价格相对较低,但不允许变更行程或提前选座。

  1月5日从亚特兰大飞往劳德尔堡,1月14日返回的往返票,达美航空最近售出了仅116美金的“基础经济舱”票,而精神航空售价74美金。

  美国航空的总裁Scott Kirby说“从整体上说,大家在价格上是具有竞争力的,这就是一场演变。”

  但是,Hauenstein先生称,达美航空已经发现,至少一半以上的消费者看到该企业提供的票价选项后反而会选择提供更多服务的高价格机票。

  最近,美联航和美国航空称它们也计划推出类似的平价机票。美联航的代理首席实行官Brett Hart称此计划意在打造“一种吸引所有消费群体(包括搭乘精神航空和边疆航空的乘客)的方式。”在一次采访中,他还说道:“大家服务的对象很广泛,他们有兴趣在旅行时体验新鲜事物。”美联航不得不“现实点。”

  在降价的同时,航空企业还在已有的航班上增加座位以降低成本。不过,这样做也降低了一个关键的度量标准——单位收入,也就是每位乘客每乘坐一英里航空企业所收取的费用,这就引发了投资者的担忧,即便航空企业报告称其盈利已创纪录。美国航空预计第四季度的单位收入和一年前相比下降了5%-7%,而该企业第三季度的单位收入下降了6.8%。

  廉航也未能幸免于难。精神航空第三季度单程票平均收入和一年前相比下降了近21%,尽管机票收入基本持平。精神航空的股价在2月居于82美金的高位,但4月开始下滑,到11月中旬跌到33美金的低谷,不过本周二交易日下午4点,该企业股价上升0.6%,恢复到42.46美金。

  精神航空的CEO Ben Baldanza在一次采访中称,大型航空企业一直在尝试不让自己受到廉航票价的影响,但今年“很明显,美国航空采取了更积极的战术来应对精神航空、边疆航空以及西南航空。”

  票价较低的维珍美国航空企业(Virgin America Inc.)的CEO David Cush称,他发现美国三大航空企业均在11月推出“大幅折扣”,而维珍美国航空“几乎不在乎精神航空和边疆航空的定价,直到美国航空的票价开始降到与这两家廉航票价持平。”他还说,三大航空企业的价格战略“其实代价是很昂贵的。“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